观察院

我是病人,我住在观察院二楼十八室。

 

六月的大火 前年写的,隔了一年半…

六月的大火
鸟儿在林海中翻飞
这是最有生命力的树林
鸟儿衔枝筑巢 早起捉虫 日落而鸣
为等羽翼丰满

这是一片东方的森林
林木蓊郁
万象生机
艳美张扬的花
纷杂狂乱的枝叶
伏地而卷的野草
丛间跳跃的麻雀
充满生机的 东方的
树林

嗅一嗅吧
六月带着她火热的气息赶到
在林里驻扎
万物疯狂
花越发艳冶
枝叶愈加放肆
野草更为狼狈
鸟儿不安焦虑地吼叫
差一点,有的还差一点
羽翼丰满

像是浪潮一般的火舌
此起彼伏,前后翻滚
弥漫的烟雾染红了太阳
更染红了昼夜
花在火前颜容失色
枝叶发出喀吱的声响
野草在火中变成绵绵的灰烬
麻雀来不及飞走 身上裹着烟尘
鸟儿拍打着翅膀 努力学会飞翔
它们的嗓子被烟熏哑
万物沉寂
只有火舌进食的声音

每逢六月
这东方的森林里一定会着一场火
火势蔓延...

 

原本觉得自己活得是随性洒脱,后来才知道,是自己让自己无路可进无路可退。

 

岁月。

hu'foto:

  一只黄猫懒懒地躺在路旁门前石台上,老猫,猫毛已经失去光泽,散乱蓬松。猫太老了,见我走近,只是惺忪睁开睡眼,然后继续懒懒着。

  忽然老人从门中走出来,端着一盆衣服,在这之前之后,她一直就坐在门前竹椅上,浆洗衣服。

  老太太年近八旬,老猫年纪十六,都老了,但却在彼此相见时,目光温柔,笑意让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仿佛都在正年轻时。

  老太太捡起边上花盆里的塑料袋,逗着她,在胡同的斜阳里,她们的身影都泛起年轻的光泽。

  老太太的老太太便喜欢养猫,养了一辈子猫,街坊邻居的尽人皆知,甚至只是街角外地过来的小商贩。自己看见的,别人送去的,流浪猫老太太养了许多。

  两年前老太太的老伴过...

 

?睡前祈祷!

如果每天带着愉快的心情入睡,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梦了呢。
无论是恶梦还是好梦。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睡一觉。闭上眼睛再到天亮睁眼彷佛只用了一秒。
别紧张,放松。
好好睡一觉,希望如此。

 

找不到歌词只好自己听...= =

it is you--tom hugo

who can give me all i need

all i hope for more in deed

turns the light on when i m dark blue

who carries my burden

it is you

only you

it is you

only you

are the dream i desire

whistle

and every fiber in  all my bones

hire birth down to solid stone(?)

carries my heart...

 

© 观察院 | Powered by LOFTER